他们的足球梦——聚焦草根足球人

  • www.sdchina.com   来源:新华网   2015-05-17 18:58:12  

  新华网北京5月17日电(记者何军、沈楠、周凯、郑昕)中国足球的“火种”不是恒大,不是国足,甚至也不是青训,而是在校园,在企业,在社区像野草一样生生不息的草根足球人。

  玩足球,为什么?搞足球,做什么?教足球,图什么?对于他们来说,这是问题又不是问题——因为热爱,所有的执著和付出都有原动力;因为环境,在执著付出的过程中依然有困惑和困难;因为有梦,所以在困惑和困难面前始终希冀更好的未来。

  “教足球不怕吃苦,不给钱也能干”

  天气逐渐转暖,新疆喀什市中小学的足球场又开始热闹了起来。记者日前来到夏马勒八格镇中心小学,正遇上在这里举行的全市中小学校园足球联赛。

  喀什28中小学部的队长阿不都·艾则孜是个11岁的维吾尔族男孩,盘带、颠球的技术相当娴熟,是队友心目中技术最好的核心,“我的梦想是长大了代表中国队去比赛,要打世界杯”。

  艾则孜说,自己所在的球队共有13个人,队友来自维吾尔族、汉族、塔吉克族和蒙古族四个民族。小伙伴们平时一起训练,下课和放假的时候,也基本上都在一起踢球。

  作为联赛的承办方之一,夏马勒八格镇中心小学的足球水平在当地家喻户晓,刚刚在“谁是球王”娃娃组中一举夺冠的“儿子娃娃队”便来自这所学校。校长说,在这里,不分男女、不分年龄,大家都很喜欢踢足球,每个孩子都会用一个自己喜欢的球星的名字当作“外号”。

  在喀什,几乎每个学校的足球氛围都像夏马勒八格镇中心小学一样浓厚,不过由于经济欠发达,足球运动的普及与开展受到了很多因素的制约。喀什市教育局青少年活动中心主任李娟说,喀什市100多所中小学中,有相对标准足球场地的只有5所,其余的都是未达标的泥土场。

  在当地许多学校负责人看来,没有场地还不算最严重的问题,迫在眉睫的是足球教练极度匮乏的问题。多莱克巴格乡中心小学校长阿力木江说,希望政府多拿一个编制给足球教练员,因为他们太不容易了,没有节假日不说,一个月工资只有1000多元。

  “学校聘请的这些足球教练之所以肯那这么点薪水来培养孩子,因为他们发自内心的喜欢足球,但光靠奉献这项事业又能持续多久呢?”浩罕乡中学党支部书记马银花说。

  在喀什基层学校,有很多体育老师和来自社会的足球爱好者自愿带孩子训练,有些人非但不嫌收入低,甚至拿自己的钱倒贴孩子训练。

  “我们教足球不怕吃苦,不给钱也能干,但是给孩子最基本的条件一定要满足,”“儿子娃娃队”主教练居来提·祖农说。

  “搞足球,让喜欢足球的人干喜欢的事儿”

  田静是一位商人,自担任重庆市永川区足球协会副主席以来,他推广草根足球已有十几年。

  “搞足球,就应该让喜欢足球的人干喜欢的事,这样才符合足球规律,能真正促进草根足球发展”,田静告诉记者,永川区足协目前有十几个工作人员,都是热爱足球的人在兼职做事。

  永川区足协成立后一直在组织业余足球联赛。今年的5人制比赛刚刚打完,有32支球队参加。田静说,现在正在组织今年的业余联赛,分单位组、社会组共20支球队,已经有17支球队报名,吸引了周边几个区县参加。“业余联赛的缺点在于不规范,我们成立了联赛委员会,对裁判、球员、球队都有严格的规定,处罚很严格,球员打骂人就不准在联赛踢球,公平公正的足球文化得到确立,扩大了业余联赛的影响力。”

  田静平时经商,由于永川足协工作人员都是兼职、开销大,他经常自己贴钱维持足协的运转。“公司方面的事情很多,有时也很烦,足协现在的事情也越来越多,但是足协的事再多也不觉得累,做些推动足球发展的事很开心。”

  在重庆,虽然职业足球队只有一支,但田静这样的“球痴”有不少。晏唯佳曾经是一名专业足球运动员,退役之后出国留学,主修管理,5年之后回国,仍然无法割舍足球,于是开始“折腾”起草根系。

  晏唯佳觉得8人制足球在运动量、场地大小方面比较适合业余爱好者,而他刚回重庆的时候这里还没有8人制的足球比赛,于是他开始组织各种业余比赛,推广8人制足球。“我组织过渝超业余足球联赛,最多的时候有64支球队;还有企业足球联赛,有100多家企业参与。2010年就开始组织重庆市校园足球联赛。现在8人制足球已经开始得到认可,不少区运动会的足球比赛都是采用的8人制。”

  2014年,晏唯佳和几个爱好者共同出资,在渝中区化龙桥重庆天地人工湖旁建了“11号足球公园”,共有4块5人制球场,两块8人制球场,因为环境优美、配有灯光等设施,成为了重庆最好的足球场之一。

  不过,对工薪球友们来说,私有球场普遍价格偏高。为此,晏唯佳计划推出“品牌公益球场”,“我们已经跟一些企业进行了协商,企业在球场设置广告,球场免费对外开放,企业做了公益,球场也得到利用了”。

  “玩足球,期待有一天家庭和单位都支持”

  “在职业足球里,胜即是开心,输即是不开心,但业余足球其实就是开心足球。”苏星的表情,特别像港剧里搭配经典台词“做人嘛,最重要就是开心”的那个神情。

  28岁的苏星是西安一家大型国企的办公室职员,小学三年级就爱上足球的他,在2010年工作后才真正“拥抱”了足球运动。

  “以前学业比较紧,上班之后才有了自己的时间和朋友圈,可以平时踢踢球。”苏星骄傲地说,正是在他的运作下,才把一支社会球队整合成为以所在企业员工为主体的队伍,去参加西安城市足球联赛、全民足球超级联赛等草根比赛。

  “现在基本上每周一场球,”苏星说,随着球队规模从十多人到现在的38人,球队的凝聚力反倒不如以往,“草根足球的寿命太短暂了,爱好在现实生活面前往往是脆弱的。很多朋友,甚至朋友的朋友,听说我们有球队都报名参加,但许多人只有三分钟热度。”

  报名参赛、组织球队、拉赞助,苏星虽然只是队中的普通球员,却肩负着从教练到领队的一系列工作。“以前是每人每月交100块钱,现在赞助有保障了,一年几万块钱,装备和场地没有问题,但是人们踢起足球反而顾忌变多了。”

  苏星说,前一段时间,队里一名前锋因为踝骨受伤,被爱人“劝退”。“大概就是出于这种原因,我们这个在陕西就至少有两万名员工的公司,连内部足球联赛都组织不起来。”他说,“公司每次办运动会,都会拒绝足球进入,无外乎怕员工受伤影响到身体和工作,或是足球比赛的组织难度太大。”

  “足球是个集体项目,希望今后球队一个人都不会少,每个家庭以及全公司两万人都能支持我们的球队,”苏星说。

  中国足球的蓝图看似宏大,但如果每一个苏星想踢球就能踢,每一个田静想办赛就能毫无压力地办起来,每一个祖农教练想教球又没有后顾之忧,每一个小艾则孜想踢球就有地方踢,还有层层进步的阶梯——当每一个草根足球人的梦想得到实现,那么中国足球距离实现宏愿也就不会太远了。

编辑:邱忠珲    责任编辑:谭静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  

双色球 大乐透 七星彩 买彩票送现金赢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