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不希望女儿配合赛车这个不那么美好的世界

  • www.sdchina.com   来源:新浪   2013-11-13 11:09:24  

  韩寒,不再是少年小说家,不再是青年赛车手,也不再是三十岁的大V博主—年过三十,已为人父。我们无法再用曾经的眼光来看待他,这是一个漫长的Boys to Men的过程。年月,尚未改变模样,但已经丰富了他的身份;经历,不曾掀翻历史,但足够改变他的心态。

  和芸芸众生一样,他将面临一个男人所将要面临的一切,女儿年幼,事业挣扎,争议乱飞……他是一个活着的80后样本,在激烈的挑战和抗争过后,一夜之间成为了主流。如果说有啥特别的,那或许是身为公众人物,所要面对的更大压力。曾经自己去哪儿,他自觉地知道自己的方向;现在爸爸去哪儿,他却要用“探险”来暗示自己的未知。

  采写_本刊记者 邱致理 图片提供_韩寒

  韩寒女儿眼睛大大的,特别可爱。

  韩寒对女儿的希望就是安全快乐,学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爸爸,去哪儿

  “我对女儿的要求就是想象力与善良”

  你不再是接收者,而是授予者,用自然的方法,留下自己的DNA片段,进入另一个生命体。从孕育,到降生,到牙牙学语,到长得更大,再到未来,你曾经以为她是你的一部分,但她还是她,你却已经不再是曾经的你。

  韩寒研究煮蛋的方法论,和女儿出去“探险”,也谈到了自己的教育心得,和过去的那些爸爸不同,80后爸爸,更放松,更平和,更开放,并且更懂得聆听。在这场父女关系中,他自觉收获多于付出,但也担心自己驾驭不了。

  南都娱乐周刊:我们最近拍到了你带女儿和家人逛社区玩游艺世界,女儿很可爱,你愿意接受我们的访问并提供女儿的近照,为什么?你如何保护自己的家人?

  韩寒:既然你们拍到了我就自己公布给大家分享。毕竟女儿快三岁了,外界一直不知道她的样子,好奇心太重并不是好事。我一些同事和朋友都收到过某些杂志网站要重金买我女儿清晰大图的私信。公布了照片更省心,也能更大方轻松带她去各个公共场合玩。

  南都娱乐周刊:你因为忙赛车外出比赛总不在家,女儿会问妈妈,爸爸去哪儿了吗?

  韩寒:我赛车的时候她要么会去现场,要么会看电视转播,她会说:爸爸是那台赛车,我就是你后面那台,我们在排队,爸爸是冠军,我也是冠军。她一直幻想和我一起比赛。题外话,感谢在赛场上和我一起工作多年的朋友们,尤其是体育记者与纪录片拍摄团队,谢谢你们一直没有拍摄或发布我女儿的照片或者视频,我们没有什么约定,甚至有时候我还不太配合你们的采访。感谢你们对我与我家人的尊重。谢谢。

  南都娱乐周刊:之前在微博上晒了给女儿亲自下厨的一道菜,是白煮蛋吗?味道怎么样,女儿爱吃吗?

  韩寒:我自认为味道很不错。白煮蛋要把握火候很难,我一般多放几个,分时段捞出,总会有一个好的。很多人说下厨了以后闻到油烟味就会饱,觉得自己做的菜都很一般,我自己怎么不觉得呢?我虽然只会炒蛋,但我觉得我做的菜太回味无穷了。不过我女儿似乎不那么想。

  南都娱乐周刊:会给女儿选择什么类型的幼儿园?现在国内幼儿园学费贵,被报道的事故也多,你会和其他为孩子挑选学校的80后父母一样烦恼吗?

  韩寒:会。只想让她安全快乐,同时学到更多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我知道因为喜欢而为之与被迫为之的差别有多大。

  南都娱乐周刊:给女儿的教材开始制订了吗?会让她现在就开始学一些她感兴趣的东西吗?比如我身边朋友小孩三岁就开始学唱歌、跳舞、硬笔书法、水墨画、珠心算……还有一个刚出生三个月就开始早教了。

  韩寒:她很喜欢唱歌、看书、画画,还有……各种驾驶。最关键的是她太犀利了。她经常让我哑口无言。以下两件事情都发生在她两岁的时候。一次我带她去“探险”(她喜欢管去外面玩叫探险),路上看见一朵花,她要摘,这自然是不好的行为,我便教育她:“小野,你看,花也是有爸爸妈妈的,你可以把她摘走吗?所以,你要对这朵小花说什么呢?”我女儿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走过去,说了一句,“乖,和爸爸妈妈说再见……”

  还有一天晚上,在商店门口,有一个像人那么大的玩具熊,玩具熊通了电,一直在招手。小野怎么都不肯走,一直在那里看到商店关门,那个熊被切断电源了。几个店员出来要把熊搬进去。她很失落。店员很有爱,安慰道:“小朋友,这个熊熊在这里已经站了一天了,你看,它困了,它要去休息了对吗,我们让它去睡觉吧。小朋友有什么要对熊熊说的么?”我女儿只说了五个字:“开关在哪里?”……

  所以我很担心以后我驾驭不了……

  南都娱乐周刊:对孩子的教育你会更倾向于突出个性的培养?

  韩寒:会。我在教育上对她的要求就是想象力与善良,不会给她过分约束,更不会要求她考试高分。其他方面,我不希望她配合这个不那么美好的世界,但希望她认识和了解这个世界。还是那句话,我希望自己能是她登高望远时的一张防坠网。仅此而已。

  南都娱乐周刊:可怜天下父母心,你现在会觉得自己可怜吗?

  韩寒:不,我很快乐。她带给我的成长与感悟要远远多于我那一点微不足道的付出。我的家人付出都要比我多得多,我很惭愧。

编辑:栾美群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  

双色球 大乐透 七星彩 买彩票送现金赢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