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马赫想用私人飞机载流浪猫 “迷恋”憨豆先生

  • www.sdchina.com   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迪·斯皮尔斯 2013-01-17 14:58:10  

  本文刊载于欧洲权威赛车杂志《汽车运动》,有删节。

  作者迪·斯皮尔斯在赛车界工作了30年,作为资深的车队后勤保障官,她所服务的车手包括三届世界冠军尼尔森·皮盖特,多次亚军、季军获得者奈杰尔·曼赛尔以及三届世界冠军埃尔顿·塞纳,当然还有大名鼎鼎的车王迈克尔·舒马赫。

  本文系斯皮尔斯新书《我就是泡了杯茶》(I Just Made the Tea)内容节选,文章讲述了作者在贝纳通时与舒马赫共事三年的亲身经历,许多故事皆是首次为公众所知。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往车王形象的舒米跃然纸上。

  迪·斯皮尔斯

  如果要说说我在贝纳通的日子,就不得不会谈到迈克尔和他妻子科琳娜,我们在一起共事3年多,他很敏感、也非常顾家,这一点与大众对他的认知并不同。我和他们两个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

  想用私人飞机载流浪猫

  与车队一起的早期日子里,迈克尔、科琳娜和他们养的西部高原犬珍妮经常来到我们在法国南部的住处,我们拍了一张他们和斯图尔特(前世界冠军、斯图尔特车队创始人)的母亲以及朋友梅格一起坐在沙发上的照片。那是一段美好的回忆:斯图尔特和我以及迈克尔站在花园里的泳池旁,迈克尔透过山谷望着海岸说:“有一天我要拥有一套这样的房子。”我想,现在他已经实现了这个梦想。

  迈克尔代表贝纳通比赛时,科琳娜会去很多试车的现场,她和迈克尔还会带着狗狗珍妮去,当然按照规矩,这是不允许的。科琳娜那时总是和狗狗坐在车队休息区的楼上,那块地方可比布里亚托雷(前贝纳通车队经理)的办公室大了一倍。有一次布里亚托雷决定飞去赫雷斯看看车队测试情况,当他来到科琳娜与珍妮所在的地方后,他一脚踩进了放有狗粮的盆里,狗粮几乎都撒到了布里亚托雷那双昂贵的休闲鞋上,当时布里亚托雷的表情有些愤怒。

  另一件事同样让舒马赫爱怜小动物的性格凸显无疑。当时,我和斯图尔特在喂一只在赛道周围游荡的猫,试车结束后,迈克尔说:“你能把猫咪带到埃斯托里尔(下一站比赛地)去吗?”斯图尔特在一边把跷着的腿放下了说:“我要这只猫干什么?我才不带它去呢。”迈克尔同样有些耿直:“好吧,那我就去把德国的私人飞机弄过来,把它带到埃斯托里尔去,我想把猫咪带回家,你会介意我这么做吗?”斯图尔特显然很坚决,于是科琳娜就问我们可以为猫做些什么。我提议说我们给它买些食物,于是她就和我去了趟超市,买了一大袋猫粮回来,交给了门卫,麻烦他在我们离开之后喂一下这只猫。或许后来那个门卫把食物带回家给自己的猫了,但是我们尽心了。

  与“憨豆”惺惺相惜

  或许是为了在喧嚣中寻找一丝宁静,迈克尔经常独自看很多影碟。有一次在英国银石,他看了《憨豆先生》,结果直接笑得摔倒在地上,眼泪都已经笑了出来。之后,楼下传来了敲门声,我开门后惊愕地发现竟然是“憨豆先生”的扮演者——阿特金森本人。我从他那里了解到,他是作为迈凯轮的嘉宾在围场参观,阿特金森说他是迈克尔的粉丝,问我是否有机会见到迈克尔本人,当时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有着太多机缘巧合。

  其实,迈克尔一般不会下楼去见人,而我的工作就是知晓哪些人他会见,哪些人他不愿意见。上楼后,我对迈克尔说,“你肯定猜不到谁在楼下。”迈克尔疑惑地看着我,“谁?”我让他下去看看,并告诉他这人他肯定喜欢。“听你的。”尽管仍有些迟疑,但是迈克尔还是相信了我的判断。“憨豆先生!”下楼后,迈克尔大叫着,因为他并不知道“憨豆”的本名。我在旁边笑了出来,因为“憨豆先生”敬畏地望着同样敬畏地望着他的迈克尔。当时,他们的目光都已经呆滞了,于是我打破了寂静,“你们聊吧。”然后我就走了。

  披头士成员追星

  我们在贝纳通的最后一场比赛时,乔治·哈里森(披头士乐队成员)也在场,他很仰慕迈克尔。他问我是否可以介绍他认识,我当然很乐意。在休息区里,我不得不给乔治找个椅子,好让他站上去透过人群给迈克尔拍照。太令人惊诧了,一个如此著名的人也能是粉丝,但我用自己的相机拍下了他。

  其实我们的第一次F1比赛乔治也在场,而最后一场比赛他又出现了,他一直都记得我们。几天后我们在悉尼偶然碰到了他。我们当时去见一些朋友,而乔治显然和他的儿子在那里。我们半路停下聊了聊,随后去酒店喝了杯咖啡。2001年他在和癌症的斗争中辞世,我们非常难过。

  教训弟弟拉尔夫

  迈克尔最痛恨的事情便是有人利用他的名字获利,即使是他的弟弟拉尔夫,也会让他很恼火。那一次是在霍根海姆的比赛,当时拉尔夫还没进入F1。比赛期间,拉尔夫和迈克尔待在一起,但是拉尔夫那天起床有些晚。要知道,霍根海姆总是聚焦着狂热的粉丝,因为迈克尔是当地的英雄,所以迈克尔要确保自己提早到达围场。“拉尔夫今天没来吗?”我问迈克尔。“他起来有点晚,我不能等他,不过他应该很快就会到。”迈克尔回答道。

  后来,我出去采购一些物品,当我们回来的时候,拉尔夫正在入口,他没法进入赛场。他看到了我和斯图尔特,“我把我的通行证忘在酒店了。”当时那个地方被人群包围了,拉尔夫不可能从潮水般的人群中回酒店去取证件。“我告诉那些保安我是迈克尔·舒马赫的弟弟,但是没用。”拉尔夫有些伤心。我告诉他,迈克尔每站比赛大概有150多个“兄弟”,所以不可能有人相信。斯图尔特指给拉尔夫看,并且告诉他走到那里去在弯角等着。我们随后把车开过去在弯角处停了车,把拉尔夫塞到行李厢里,用一个有些别扭的方式将他带进了赛道。后来迈克尔不知怎么知道了拉尔夫忘记带通行证的事情。“再也不要说你是我的弟弟,因为我不想受到任何徇私的指责。”迈克尔很生气,并训斥了拉尔夫,当时拉尔夫还不到18岁。

  迈克尔喊“妈妈”

  迈克尔第一次退役后,他经常以法拉利顾问的身份参加试车。有一次当我走过法拉利厨房的时候,他看到了我并且喊了声“妈妈”。他叫我进去坐坐,于是我过去和他聊天,周围全是法拉利的人,他们看上去都摸不着头脑,但是他们肯定也不知道我和迈克尔在贝纳通的那些事:1994年阿德莱德大奖赛开始前一个小时发生了一个状况,有两个关于赞助商的徽章被丢给了我,要求立即缝到迈克尔手套背面的显著位置,以便能够在电视直播的时候直接拍到。我接到指令迅速地完成了工作,那时迈克尔已经坐进了发车格上的赛车,等待着自己的比赛手套,不过备用手套也在旁边以防万一。当我把手套交给他的时候,他对我说:“妈妈,要是我赢得了世界冠军,我就把这给你。”他真的赢了,并且兑现了自己的诺言,把手套给了我。我请他在上面签了名,这将永远是我的无价之宝。

  当约翰尼·赫伯特(在贝纳通时与迈克尔·舒马赫曾是队友)与迈克尔一起开车的时候,他们不怎么合得来,但如果你问迈克尔的任何一个搭档,我肯定他们都会有同一个答案。在迈克尔的第一段F1生涯中,就像埃尔顿·塞纳一样,赛道上他和我们所认识的完全不同,他总是知道自己要什么,并且确保自己能得到。迈克尔和埃尔顿都被F1这个大环境变得更加坚定顽强,也许正是因此他们才那么成功。与他有时留给人们的印象相反,迈克尔是个非常好的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像当年那样跟我交谈,还会喊“妈妈”。我一直都说,必须和车手亲密工作才能真正了解他。伍智超 译

编辑:李傲然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  

双色球 大乐透 七星彩 买彩票送现金赢大奖